可乐+NaCl

【黑桃/米英】 今天的黑桃皇后篡位成功了吗

求看!!


独醉:

来自小天使 @可乐+NaCl 的点梗  黑桃篡位 小甜饼


副cp露中 独伊


有大量私设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在扑克大陆,各国的国王和皇后不一定是伴侣关系,这是个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秘密。
在扑克大陆,黑桃皇后每天都在想着篡黑桃国王的权,这也是个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秘密。

关于这件事,如果你问祭司黑桃A斯科特,他会长叹一口气,叨咕些“可惜”“兄弟”之类的你听不懂的话;如果你问侍卫黑桃8王嘉龙,他会一脸正义地拿起长矛,打算因捍卫亚瑟先生的名誉和你决一死战,然后被图书管理员黑桃7王濠镜拖走。
哪怕是骑士黑桃J王耀,也会和你摆摆手,扭过身去。
事实上,只有还没长大的黑桃6王湾,会两眼放光地反问你知道什么内情。
哪怕这个王室“悲剧”的发生,从侍女卫兵,到平民百姓,都有所耳闻。

那是国王登基皇后册封的当晚,一群人在斯科特的带领下,把“此后就要深居宫闱”的亚瑟灌了个酩酊大醉。
四处散落的酒瓶和空气中弥漫的酒气,既没有阻挡斯科特带领恶友组跳醉酒舞,也没有阻挡亚瑟忽然站起身,踩在倒在地上的桌子上,满脸通红,举起酒瓶大吼出那句――
“我就是不服阿尔弗雷德·fat·琼斯了!我宣布,我要篡位了!”
一瞬间,全场的吵闹、音乐、乱砸都归于沉寂。
除亚瑟外所有人,酒都醒了一半。

在亚瑟张开双臂,毫无顾忌地从桌子上往下跳后,众人的酒彻底醒了。
透心凉。

总有些秘密,是有翅膀的。
尽管当事人毫不知情。

在黑桃王宫的后花园内,亚瑟把小圆桌摆正,倒出两杯红茶,切好小点心分给妖精小姐,优雅地在桌前坐下。
他悄悄拿出魔法怀表,偷偷调快几分钟,暗自嘀咕着,“迟到的人最没有信用……”
在魔法怀表走到整点前一秒,逃掉下午公务的国王陛下气喘吁吁地推开园门冲进来,露出小心翼翼的笑。
亚瑟微微抬起下巴,示意阿尔坐下来。
刚坐下没几分钟,国王陛下就忍不住开口了。
“亚瑟,我想……”
“不,你不想。”

“阿尔,我再说一遍,我拿你当兄弟。”
“可是亚瑟,我拿你当……”

可怜黑桃国王,今天依旧连那句话都没说出来,就被皇后赶出花园。

可是明天的黑桃国王,依旧会在走廊里躲避皇后的爱心死抗。
传说中篡位的最终极武器。

王湾很好奇,黑桃皇后到底为什么要篡黑桃国王的权。
“你说,是不是因为亚瑟历尽千辛万苦修行,只为了继承王位,却在半路被阿尔抢走王位,他心内充满了复仇和夺权的怒火,所以无时无刻不想着篡权夺位?”
斯科特毫不留情地摧毁了王湾的幻想,“你想多了。他俩根本不会因为这种事搞得阴暗又血腥。亚瑟不在乎权力,他不嫌弃阿尔就不错了。”
他随手抓过一瓶龙爪水倒进魔法锅里搅拌,一锅绿色冒泡散发恶臭的汤让王湾处于晕厥的边缘,“国王和皇后是圣树选定的,亚瑟一向虔诚。他只不过养过阿尔一段时间,他们是兄弟。”
他们之间没有血腥的夺权,他们曾是兄弟。
很好。
王湾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。
“别想那么多,来,尝尝我的汤?”
一勺汤递到王湾面前,她成功地晕了过去。
十一
“在一个冰冷的雨夜,亚瑟跪在地上,面前是年轻的阿尔弗雷德。他艰难地举起魔法棒,却说不出咒语。他不知道脸上的是泪还是雨,看着阿尔半晌,最终魔法棒落在地上。他大声地喊出那句话,‘混/蛋,我怎么下得去手啊!’而阿尔呆愣愣地看着他,‘你的背影,曾经是那么的高大……’”
“而当这一夜过去十多年后,亚瑟再一次看到阿尔,在圣坛上,做他的国王。曾为了自由抛下他的弟弟,如今竟自己回来了。为什么要再次闯进我的生活?亚瑟不满地想着,他下定决心,要让阿尔彻底离开……”
“停停停,王湾,你在想什么呢?”王耀打断王湾无法自拔的想象,用剑劈开梅花国王这个月送来的第三百封情书,“你找红心皇后看书可以,但不要总看那些虐身虐心的架空爱情故事好吗?”
他不解气一般把情书砍的渣都不剩,“就算亚瑟真要篡权,也不可能是因为啥‘我不想看到我的兄弟’。”
他们是兄弟,但没有啥你死我活的兄弟故事。
很好。
王湾发现,自己啥都没明白。
十二
难得一次的四国王室聚会,亚瑟和小菊都没来。
王湾拉着伊丽莎白研究篡权这件事,没想到大家都对此有极大兴趣。
不像什么国家机密宫斗秘闻,倒像是全大陆都在八卦一对小情侣为啥闹别扭。
在第十个想法被否决后,方块国王弗朗西斯站了出来,清了清嗓子大声说到,“我觉得大家说的都有问题,而且我不太关心原因。我觉得,他俩之间的篡权应该是这样的――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亚瑟一脸疲惫地醒来,从枕头下摸出一把闪着白光的尖刀,在月光下狠狠地向身旁熟睡的阿尔扎去――”
“下一秒,阿尔一把抓住亚瑟的手,睁开在月夜里发亮的蓝眸,‘我的小猫咪,又想玩篡权的游戏?’他低沉的声音像有魔力一般,瞬间让亚瑟羞红了脸。刀子被快速地扔到地上,之后两人开始哔――又哔――哔――”
王湾吓掉了下巴,刚走进来的王耀吓得差点摔倒,被伊万顺势扶住。
“好啦,帮我消音的演员下去吧,这次找的一点也不专业。”
弗朗长吁一口气满意地坐下,王湾却感到整个世界都有些崩塌。
但她突然有个新的思路。
十三
万一,他们不是兄弟关系,这个篡权是他们的一种情/趣呢?
十四
第二天,王湾和伊丽莎白,本田菊的三人茶会照常举行。
在听完王湾的‘骇人听闻的宫廷秘闻’后,本田菊平静地开口了。
“这算什么,你是不知道我昨天推开我们骑士的房门叫他起床,看到他和国王这样――那样――还――”
“总之一句话,鉴于这过于亲密的宫廷关系,他们发生什么,都不必惊讶。”
小菊淡定地喝掉最后一口茶,“我们国王还不让我往外说,开玩笑,他们的关系全大陆都知道吧……我还是早点散布出去,给他俩准备婚礼吧。”
以此为由,茶会只开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。
王湾走出门的时候还有点晕乎乎的,不过一个很好的思路已经形成,只剩实践了。
十五
万一他们之间有爱情,篡权只是个游戏呢。
十六
王湾潜伏进侍女团队,潜心开始研究。
十七
今天的皇后也准备了爱心篡权大礼包,一盘只有国王能吃的死抗。
他把国王陛下追得满走廊大跑大叫,差点撞到王湾。
王湾揉揉眼睛,思考着刚才在国王脸上看到的喜悦是自己眼花,还是自己瞎。
十八
今天的皇后也因为没人吃自己的爱心死抗,躲在角落里暗自伤心。
之后王湾看到了她永远想象不出来的画面。
国王悄悄地走过去,拿起死抗放进嘴里,明显是强颜欢笑地冲亚瑟笑笑,揉揉亚瑟的头发,被后者红着脸气鼓鼓地打回去。
王湾觉得自己可能是瞎吧。
十九
今天的国王也在因为繁多的公务抓狂。
皇后陛下领了王湾等几个侍女,进书房帮国王处理公务。
他熟练地将文书分类,整理,指挥侍女们摆放各种型号的笔和墨水,亲自摇摇国王,许下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一会给国王吃憨巴嘎的诺言。
王湾觉得,亚瑟要是想过国王这种枯燥又疲惫的生活,那真是对精致魔法师身份的背叛。
二十
今天的皇后也在精致的打理花园。
事实上,皇后对公务真的比阿尔还没兴趣。熟练程序和喜欢过程,是两码事。
国王只能自己呆在书房里,度过最少两个小时。
没准皇后想靠修炼魔法篡权呢?
王湾刚这么想,下一秒就被安静饮茶的亚瑟夺去了注意力。
明媚的阳光下,优雅的少年端起茶杯小饮,阳光从他的睫毛上滑落,他的面容柔和又温暖。
穿着礼服的魔法师,和魔法花园融为一体。
二十一
当然,这美好的一幕,在下一秒就会被冲进来的国王陛下打破。
然后他会在几十秒内被踢出来。
不想第二十次看到这一幕的王湾捂着脸,走上回宫殿的路。
二十二
王湾觉得,这么平静生活的皇后,应该是不会篡权的吧。
直到她去值夜班,看到国王陛下从自己的房间里冲出来,大喊着“有人要篡权救命啊亚蒂”跑到亚瑟房门前,抱住刚走出的一脸困意的亚瑟时,她才突然醍醐灌顶。
亚瑟拍拍被噩梦吓醒的阿尔,用阴沉的眼光瞪了王湾一眼,眉头紧锁,把阿尔拖进房间。
王湾被吓得浑身一抖。
二十三
原来真是国王和皇后之间的游戏啊。
二十四
“亚瑟你刚才在瞪什么?”
“刚才王耀的妹妹在走廊站着,我警告警告她,大晚上的穿着侍女的衣服到处逛什么,她哥知道又该着急了。”
二十五
在目睹国王和皇后的激/情夜晚后,王湾整理完自己的观察笔记,心情复杂地敲开大哥的房门。
二十六
王耀十分欣慰地拍拍王湾的头,“你终于长大了。”
二十七
于是黑桃国王和皇后真正的关系和关于篡权的秘密,第二天就飞遍了整个大陆。
二十八
被伊万强行登堂入室生米/煮成熟饭的王耀,在得知此事后,边喂北极熊边叹气,“唉,还是没长大。”
在某个房间里最舒服的地方喂的。
二十九
王湾凭借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和辛苦的实践工作,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一代同人巨佬。
伊丽莎白和本田菊现在都甘拜下风。
三十
“我宣布,我要和亚瑟结婚了。我们会举办一个盛大的仪式,和红心国、梅花国的国婚一起办。”
“哦。”所有人的一致反应让阿尔很吃惊,他觉得自己努力追了亚瑟这么久,大家怎么也不该是这样平静的接受啊。
没有反对可以理解,那为啥连欢呼都没有呢。尤其是还没长大的王湾,她怎么啥反应都没有?
他是不会理解这些人的心情的,从担心他或者亚瑟的生命安全,到接受他俩天天秀恩爱,到被闪瞎天天怀疑他俩为啥不去结婚……等等?结婚?
王宫里突然掀起一阵巨大的欢呼。
三十一
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黑桃国的皇后就真的是黑桃国的王后了。”
三十二
而黑桃国的王后,其实喝醉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啥,他连篡权是啥意思,都不太明白。
三十三
在扑克大陆,黑桃皇后每天都在想着篡黑桃国王的权,这也是个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秘密。
三十四
今天的黑桃王后篡权成功了吗?
三十五
成功了。
他篡到了黑桃国王的心。
而黑桃国王,也篡到了他的心。